当前位置: 澳门皇冠app > 科技技术 > 正文

勇攀高峰的人,最潮老校长

时间:2019-10-06 21:33来源:科技技术
赵鹏大院士:最潮老校长 84岁高龄的他依然忙碌,他常年往返于武汉和北京之间,多年来,他没有哪个月固定在一个地方,他还在全国各地到处奔波,对地学的奉献从未停止。他依然思

赵鹏大院士:最潮老校长

图片 1 84岁高龄的他依然忙碌,他常年往返于武汉和北京之间,多年来,他没有哪个月固定在一个地方,他还在全国各地到处奔波,对地学的奉献从未停止。 他依然思维敏捷,他能在记者提问到一半时准确领会记者的意图,谈吐时条理明晰、直指要点。他依然保持天天阅读、日日笔耕的习惯,他说,只有这样,他才能“年轻”一点,才能保持生命的价值。 他是中国科学院院士赵鹏大,是获得国际数学地质最高奖的亚洲第一人,是陪伴地大走过22年风雨的中国“最长寿”大学校长,他是一位成绩卓著的地质学家,也是一位知名的老一辈教育家。 年少艰苦成就一代地质学家 赵鹏大院士的办公室很安静,看到记者进来,他起身和记者握手,并仔细询问记者的名字,他尊重每一个和他见面的人,他很和善。 “因为九•一八事变,我出生4个月,便开始和家人逃难,辗转东北、华北、中南,最后到四川,我的整个青少年时期都在动荡中度过,求学过程非常艰苦”,赵鹏大认为幼年时期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因素便是这段逃难的经历。 他12岁开始便进入流亡中学寄宿,独特的教育方式让他养成了守时守序的习惯,以至于在他以后的岁月中,不管什么艰苦,他都能习以为常,也正是这段经历,让他度过了文化大革命时期最黑暗的一段日子。 1948年,赵鹏大考入北京大学地质系,1954年,前往苏联莫斯科地质勘探学院攻读研究生的赵鹏大学成归国,29岁便晋升为学院最年轻的副教授,并在中国首次招收矿产普查与勘探学研究生。 中国的找矿经历着一个从经验到理论,从定性到定量的发展过程。上世纪60年代,抱着对地质学定量化研究的执着和热爱,他在个旧锡矿进行研究时,首次利用数学模型模拟复杂矿体的勘探过程;其后,在70年代中期,他在宁芜地区首次应用数学方法进行成矿远景区预测。他的矿床定量勘查与评价的概念刚刚提出,就在地质界引起了广泛关注。它的提出,反映了地质学从定性描述向定量研究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领域,出现了一个新趋势,为地质学注入了新的活力,开辟了矿床统计预测新的学科方向。也正是“数学地质”,引领赵鹏大朝地学高峰不断迈进。1992年,赵鹏大被授予国际数学地质协会最高奖——克伦宾奖章。 几十年来,中国学者应用这一新的科学理论,在矿产资源定量预测与评价、非线性地质学等领域取得了大量研究成果,并在矿产勘查、环境和地质灾害预报中得到广泛应用。 “中国地质大学”承载着我的骄傲 “只要对学校有好处的事,我就要去做,不管外界怎么看我。”80年代初,在中国地质大学前身武汉地质学院时期,为筹措当时十分紧张的教育经费,时任校长的赵鹏大提出拿出不超过5%的招生名额降分录取考试分数一般但培养潜力大的考生,以换取强有力的经济资助,助力学校发展。这在当时媒体引起了不小的争议,针对赵鹏大本人的各种流言蜚语扑面而来,他力排众议,坚持实施该计划,为学校谋取了宝贵的发展契机。 20世纪以来,为了改变专业校名对学校招生范围的限制,国内地质类大学掀起了一股改校名的风潮,成都地质学院、西安地质学院、河北地质学院纷纷实现“去地质化”,变身工程、经济、理工等综合性大学,唯有中国地质大学保留了地质二字,让学校成为了硕果仅存的地质专业类大学,学科专业优势明显。2000年前后,兄弟院校寻求与地大合并,鉴于地大长期办学实践出的“建设地球科学世界一流,多学科协调发展”的办学奋斗目标,以及人类社会面临的资源环境和可持续发展问题,当时的赵鹏大深思熟虑,一口回绝。 “现在看来,坚持不改校名,坚持不合校是我觉得我做得很对的两个决定”。正是赵鹏大的坚持,地大迎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时期。 赵鹏大从1983年开始,共在我校担任了22年的校长,是新中国任职最长的大学校长之一。带着这种魄力,在这22年间,他带领中国地质大学一路披荆斩棘,率先在全国成立研究生院,早于武大华科成为湖北第一家“211工程”大学,他看着学校从一颗小树苗成长为一颗参天大树,“中国地质大学”这六个字承载着他满满地骄傲。 国内最“潮”老校长的遗憾 赵鹏大回顾往事,他也有些许遗憾。 第一件他总结为“醒得早,起得晚”。改革开放初期,赵鹏大早于其他大学看准了深圳这块宝地,想利用这个改革开放的窗口建一个基地,方便学习先进理念和引进智力资源,但因为人选问题,未能实现,以至于许多大学后来居上,抢占先机。之后学校计划和前苏联做联合企业,用来招商引资、吸引人才,并非常幸运地获得了中国和前苏联商务部的批准,但后期因为某些原因只能搁置。 “一个国内的窗口,一个国际的窗口,这两个事情当时若能办成,学校伸出去的这两个触角,对学校筹措资金、引进人才和先进理念都大有裨益。”他后悔当时没有给学校创造更好的条件。 他遗憾自己的数学地质和矿产普查勘探等学科领域还没有推出新的领军人物,他希望自己的学科尽快出现领头羊,“不仅学术水平高,还充满魅力,能团结人、容纳人”。 他现在84岁,在媒体圈被称为国内最“潮”老校长,在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80多岁的痕迹,头发一丝不苟被梳至脑后,条纹衬衣配灰色毛衣,一副永远的绅士模样。他有颗不服老的心,他玩微博、微信,虽然他早已不再担任行政管理职务,但看到有学生@他一些困难,他会转接到相关负责人那里去。他说他保持生命活力的秘诀在于忘记年龄,淡化病痛,交年轻友,言行交融。他坐姿比年轻人还端正,他走路依然健步如飞。 他说,就算今后真的退休了,他也会时时刻刻关注地大的每一次改变,每一步成长,中国地质大学这几个字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血脉和骨髓中,至死难忘。

本报讯昨天,中国地质大学迎来该校60周年庆典。会上,来自全国17位两院院士引起众人关注,这一盛况,马上就被该校老校长,被称为“国内最潮老校长”的赵鹏大院士在微博上现场直播出来。 中国地质大学建校60年来,曾经历南迁办学、武汉重建等过程,受到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等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心和帮助。 昨天上午10点58分,赵院士发出一条微博:“地大60周年校庆庆祝大会进行中。17位两院院士参加庆典,他们是:周忠和,莫宣学,金振民,张本仁,戎嘉余,殷鸿福,欧阳自远,刘光鼎,李培根,傅家谟,赵鹏大,於崇文,林学钰,邓起东,杨文采,钟登华,焦念志。” 老校长发微博,马上就引来众多评论和转发。一位网友说:“老校长,多发点图片,好让我们这些毕了业的也能看看甲子盛举。”还有学生评论说:“老校长看着好年轻,有木有!!!”记者登录赵鹏大的微博发现,老人对地大校庆显然十分关注,已经连续多天发了多条微博。如“地球科学国际大学联盟”成立,他就连着发了两条。对于同学们的问题,他也细心地予以解答。 据悉,赵鹏大院士还被誉为“国内最潮老校长”,2011年8月27日,中国地质大学开学,他用微博寄语新生,同时呼吁“老学长们都来利用微博平台发出寄语,创建一个微博迎新天地”。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发出1685条微博,粉丝数量32436人。

图片 2

■本报记者 张晶晶

1931年出生的中科院院士赵鹏大今年已近84岁高龄,身为我国著名数学地质学家、矿产普查勘探学家,至今仍有许多学生慕名而来,希望跟随他读研。前些年考虑过不再带学生的他,现在依然辗转于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和武汉两个校区之间,指导将近30名博士研究生的研究和学习。截至目前,他已经培养了133名博士生。

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赵鹏大刚刚从武汉返京。仅2014年一年就往返了12次的他笑言,来往于武汉和北京两地,对他而言几乎算是城际交通了。周六赶到武汉指导5名博士研究生开题工作后,一向没有什么“公休日”概念的他约了学生返京后在办公室见面,一进教学楼才发现大家都不在——“原来今天是周日!”

作为一名地质学家,赵鹏大曾长期奔波野外;作为中国地质大学原校长,行政管理与科研教学他也要一肩挑起。许多地质工作者因长期奔波野外,上年纪后容易出现一些病痛。但耄耋之年的赵鹏大却依然精神抖擞、腰杆笔直,聊到这背后的秘密,他透露说自己有16字的健康秘诀:“静中有动,紧中有松,苦中求乐,名利无争。”

初中练了三年单双杠之后,原本单薄瘦弱的赵鹏大在身体素质上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但如今他每天“看得见”的运动量是往返于办公室和家之间,但“看不见”的时候却都在“运动”。

“我的健身理念是要静中有动。不一定非要进行什么体育运动,但是坐着的时候要非常端正、行走和站立都是挺胸昂首,不往哪儿去靠着。这样虽然身子不动,但气血在动。要在静中运动。”坐久了他就会起身走动一会儿,伸伸腰和胳膊,赵鹏大说,要维持身体健康其实“用不着刻意做什么运动”。

“紧中有松”的秘诀也颇有趣味。晚上习惯看文献和写文章的赵鹏大,发现如果直接躺下睡觉往往脑袋里还会想着刚才的问题,很难入眠。这时他会选择拿一本小说来看,在高度集中的思考和完全放松的睡眠之间做一个中和,“看五分钟、十分钟就睡了”。

在饮食上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忌讳,盛宴简餐都可以——“搞地质的嘛,长期在野外,适应性比较广。现在经常出差,也不太在乎。”

除了独特的健康秘诀之外,赵鹏大还是位不折不扣的“潮人”。2011年8月27日,中国地质大学开学,赵鹏大用微博寄语新生,同时呼吁“老学长们都来利用微博平台发出寄语,创建一个微博迎新天地”,被誉为国内“最潮老校长”。后来虽已不再担任行政管理职务,但是看到有学生@他一些困难,他还是会转接到相关负责人那里去,有学生跟他说新宿舍里味道重怀疑是甲醛超标,也有学生告诉他武汉校区有个电梯突然下降……虽然没有办法解决每一个问题,但他还是尽己所能地解决一些紧急问题。

微信现在是赵鹏大的“新欢”。他说,相比微博,微信更加私密。自己会更多地分享一些行程和感受,和好友、学生、家人交流。不过和玩微博的时候一样,他还是很少转发,更注重发表个人的一些观点和感悟。

年过八旬,赵鹏大依然活跃在科研前线。这几年他最关注的话题之一就是大数据,其次是非传统矿产资源的开发利用,还撰写了不少相关的文章——“现在非传统能源搞得很热,但非传统矿产资源现在没有得到充分利用。”

《中国科学报》 (2015-01-02 第5版 人物)

编辑:科技技术 本文来源:勇攀高峰的人,最潮老校长

关键词: